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張建珍:抱樸見真 明月其人
2020年12月07日10:40
畢業于蘇州評彈學校,吳中區評彈團國家一級演員。現任蘇州市吳中區戲曲家協會主席。師從彈詞名家徐慧珠、王柏蔭、江文蘭,臺風端莊、氣質淡雅、說表清脫、唱腔委婉,代表作品有長篇彈詞《四香緣》《玉蜻蜓》《血腥九龍冠》《沈萬三》等。連續獲得第二、四、五屆中國評彈藝術節優秀表演獎,第四、六、七屆江蘇省曲藝節優秀表演獎,江蘇曲藝蘆花獎,江蘇省首屆文華表演獎。被評為江浙滬“評彈金榜十佳”,“東方戲劇之星”,江蘇省五個一批人才,江蘇省333文化人才,首屆姑蘇文化重點人才,蘇州市第五屆“十大女杰”。

抱樸見真 明月其人

—— 一個年輕人眼中的張建珍

陶 立

藝術家簡介

張建珍

畢業于蘇州評彈學校,吳中區評彈團國家一級演員。現任蘇州市吳中區戲曲家協會主席。師從彈詞名家徐慧珠、王柏蔭、江文蘭,臺風端莊、氣質淡雅、說表清脫、唱腔委婉,代表作品有長篇彈詞《四香緣》《玉蜻蜓》《血腥九龍冠》《沈萬三》等。連續獲得第二、四、五屆中國評彈藝術節優秀表演獎,第四、六、七屆江蘇省曲藝節優秀表演獎,江蘇曲藝蘆花獎,江蘇省首屆文華表演獎。被評為江浙滬“評彈金榜十佳”,“東方戲劇之星”,江蘇省五個一批人才,江蘇省333文化人才,首屆姑蘇文化重點人才,蘇州市第五屆“十大女杰”。 入選省文聯“精英精品”工程。 當選蘇州市第十四屆人大代表,蘇州市第十二屆第十二次黨代表。2011年,在上海逸夫舞臺成功舉辦個人藝術風采演唱會,同年受邀參加央視《戲苑百家》“燕升訪談”。2016年,登上央視春晚演唱“山水中國美”。 2020年,獲第十一屆中國曲藝牡丹獎表演獎。

參加2016

彈詞開篇《蘇州好風光》

彈詞開篇《秋思》

彈詞開篇《宮怨》

短篇彈詞《賽金花》

中篇彈詞《蔣月泉》

中篇彈詞《林徽因》

中篇彈詞《蘆蕩槍聲》

評彈里有個經典書目叫《玉蜻蜓》,故事是明朝故事,里面大致內容從過去延續到現在,有了許多改動,很多地方都不復從前了。我在別人手上看見過民國時期的《玉蜻蜓》話本,上面寫得很清楚,那時金貴生還叫作申貴生,智貞三師太也還帶著發修行。其實帶發的智貞最符合書中的劇情,畢竟能讓蘇城首富一見傾心法華庵,再怎樣的絕色,不帶發終究是稍遜一籌的。如果把這個老本重新排出來演,那么現今評彈界最符合智貞形象的下手,非張建珍不可。

我對評彈最早的印象是來自兩個人,一位是我父親,還有一位就是張建珍。

父親還在世的時候,某一階段他突然就喜歡聽評彈了,具體原因我記不太起來,好像是受到周圍親戚的影響了吧。只記得當時父親買了許多評彈開篇的光碟,那段時間只要父親開車,車里放的總是評彈。放得最多的是蔣月泉的《寶玉夜探》。而對于張建珍的印象也要追尋到很久之前了,粗粗算一下起碼要十五年了吧。以前家人喜歡去茶館里喝茶聊天,每次都把我帶著一起過去。到了晚上,馬志偉和張建珍兩位老師都在,夫妻兩個偶爾會上去唱一段,沒事就在臺下談談家常,一來二去大家就互相熟悉了起來。

雖然看過無數次張建珍的表演,但我依舊很難用語言來給她藝術特色精準定位。她總有點見山不是山,見水卻是水的意味,已經幾近于禪了。比方她演智貞的時候,只稍眉眼微低雙手合十,臺下聽客已經像是置身庵堂,看得見的滿堂香煙在眼前鼻尖彌散。那時在臺上的不是張建珍,而是一位活生生不染世俗的師太。等你仔細一瞧,卻發現她眼神里又有著萬種哀思。佛門清凈和紅塵紛紛兩種極具沖突的特質被結合在一起,卻又顯得順理成章,讓人挑不出一點毛病。等到演出結束,觀眾腦海里想的絕不是她把角色演得多像,而是這個角色的模樣理應如此,這就是張建珍的魅力所在。

無論在什么時候,張建珍和舞臺和觀眾都像有著一份若有若無的距離感。她是清白干凈的和風細雨,所謂的波瀾壯闊,所謂的壯懷激烈,都化作了一副女兒家的姿態。就像姑娘與情郎捉迷藏,看不真切,不可觸碰,可里面的濃情蜜意卻都在不言中了。我覺得這樣的關系很好,走得太近難免會因為些小事產生矛盾,離得太遠又顯得不近人情。最好就不咸不淡打了個照面,雖說一時間不會往心里去,但是日積月累下來,好像就多了個天長地久的人生知己了。

就我個人而言,最喜歡的是張建珍的一首開篇《宮怨》。這首開篇從朱慧珍到張建珍,當中的風采從未斷卻。楊貴妃的顧影自憐,夜深人靜的凄凄切切,都被她用一種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傳遞給聽眾。偏偏聽眾身不由己,忽然覺得自己成了被惱的唐明皇,繼而開始反思起了自己的過錯,待到離場時便莫名生出了依依不舍的滋味了。怎么說呢,這種技巧類似是四兩撥千斤吧,有曲高而無和寡,有近人卻無俗氣。把這人間的百態百象,都呈現出一副自己的樣子,不嬌柔,不做作,這是多么難能可貴啊。

其實不論是智貞還是宮怨,都不過是她藝術生涯里一個微小的構成。也許張建珍一開始并沒有意識到自己能夠達到怎樣的高度,只不過把自己所想的與所做的統一起來,可以說是知行合一吧。可偏偏就是她能把無數這樣的精小細節,用來堆砌成自身浩如煙海的藝術宮殿,而所有出演過的角色,都成為了通向頂部的層層階梯。

評彈的表演方式更傾向于斯坦尼斯體系,僅僅只能說是傾向。因為評彈的表演并不局限于角色之中,更大一部分在敘述、溝通,甚至還有一部分在情理之外的東西。正是由于評彈特有的表演方式架構,才會出現評彈界中無數風格迥異的流派,以及同種書目衍伸出的不同演繹風格。張建珍的表演早就形成了她獨有的面貌,區別于浪潮洶涌拍打至觀眾的面前的澎湃,她更像一輪明月。即使內里再怎樣洶涌,在她身上總是異常柔和,令人感受到天下靜好的神韻。

我不止一次聽過張老師談起對評彈藝術的理解,她說隨著藝術生涯慢慢變久,就越不喜歡一些嘩眾取寵的東西,比如臺上撒狗血搏得掌聲,還有根本不必要的花式高腔。“那不是評彈”,這句話最擊我心。是的,評彈本就不是為了取悅,只是為生活添上點滋味罷了。如果說評彈的本質是江南、是水色、是清冷、是溫婉,那么張建珍在我心里就是最接近評彈本質的演員。她和評彈是從頭至尾的契合,從臺上到臺下,從戲里到戲外,人們對評彈的一切想象在她身上都能得到印證,并且使此超脫達到另一個階層。

張建珍的成功,一方面是源于本身,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她與生俱來的“高級”和“文藝感”。這是本能,也是天賦,且放到任何一個場景都是適用的。比方周敦頤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比方白居易的未成曲調先有情,猶抱琵琶半遮面;比方曹植的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就像電影演員在鏡頭前的呈現,有些演員天生會把自身放大在觀眾的眼前,有時根本不用做什么舉動,就輕描淡寫的勝過一切。放在評彈上也是一樣道理,觀眾或許會記不住情節,但一定會記住張建珍。

鄭板橋和齊白石都自詡青藤門下走狗,我不清楚他們眼里的徐渭是怎樣的,也不敢妄加揣測,說到底徐青藤的寥寥幾筆,足夠后世來揣度無窮了。張建珍的評彈有些類似徐青藤的筆墨,輕輕往著紙上落去,千百種的樣子便都齊全了。至于余下的地方,就化作留白來付與諸君。如何填補,只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吧。

書畫;匯報
春華秋實——2020江蘇省書畫院年度寫生創作匯報展在省現代美術館開幕。
畫展;油畫
本次展覽以“百年夢圓”為主題,旨在倡導美術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使命擔當。
國畫;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蘇十佳優秀青年美術家作品展(國畫)”開幕。
久久久噜噜噜久久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