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楊莉莉:她和她的舞蹈人生
2020年09月28日10:01
楊莉莉是一位成功的舞蹈家,更是一位讓人敬佩的舞蹈教育家。我最欣賞她和我說過的這一句話:“每當我在臺上看到我的學生眼睛里面的干凈美麗,我就感覺無比快樂。我希望我們的學生眼睛里面是真善美的感覺。因為他內心干凈他眼睛必定干凈。必定好看。所以說這個很關鍵,他們有干凈的眼神、好看的眼神那是做老師最快樂的事情。”

藝術家簡介

楊莉莉

現為全國高校美育教學指導委員會委員、省政協委員、省舞協副主席、省文聯委員、省藝術教育指導委員會副秘書長、省教育學會與舞蹈專業委員會副理事長。

多年來致力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學公共藝術教育,所組建的南航大學生歌舞團成為省級優秀大學生藝術團。先后承辦全國第二屆大學生藝術展演活動、連續四屆江蘇省大藝展;承辦教育部2019年度高校公共藝術教育負責人研討班;主持申報“南京剪紙傳承基地”獲批教育部首批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基地。所帶領的團隊先后被評為教育部“全國學校藝術教育先進單位”、全國“巾幗文明崗”,本人被評為江蘇省“巾幗建功標兵”、“江蘇文化名人”。

楊莉莉是那種眼睛里始終含著笑容的優雅女人。

十四歲那年,楊莉莉就考進了南京市歌舞團做了一名職業的舞蹈學生,早年楊莉莉是南京歌舞團的青年舞蹈演員,現在則是大學舞蹈教育家。每次見到她,總感覺她從內而外會散發出一種快樂的光彩,是那種自帶光芒,風采照人的藝術家氣質。她怎么總是這么感染人?就像你靠近一團火焰,立即就能感到溫暖。

在藝術教育的平臺上,我和楊莉莉有過三年的同事,都曾是江蘇省藝術教育指導委員會的副秘書長,那時我們曾在各自的大學負責藝術教育,在眾多藝術教育專家中,她給我留下了比較獨特的印象,也讓我近距離感受到一個真正舞者的情懷。

舞蹈家是形體表演藝術中獨特的一個群體。舞蹈家是那種將形體藝術直接融入身體的人,身材是表演的基礎,神情是表演的靈魂,而那靈動的手臂和輕盈的腳步,則是點綴其中的精靈,讓舞蹈立刻就活了起來,并深深地打動你的心靈。

多年前我在北京國賓酒店參加過國資委研究院組織的每周定期舉行的系列文化講座,聆聽楊瀾、聶衛平等文化名人的各種文化話題。記得其中有一期是舞蹈藝術家陳愛蓮的舞蹈藝術講座。當時的陳愛蓮近70歲的高齡了,但她還在講座的臺子上和年輕人跳了一段舞,她用形態語言來詮釋舞蹈內涵,感覺舞蹈人,尤其是舞蹈女人是不會老的。至于說楊麗萍,那就更是不老仙女了,她的孔雀舞成了人體舞蹈中的經典,而她本人,年近60歲,卻依然長著一副少女的臉孔和魔鬼的身材,前些年我在南京看她在前線歌舞團的專場舞蹈晚會,一場兩小時的舞蹈晚會,她幾乎每一個節目都是從頭跳到尾,就是青春壯年的姑娘,這種體力的消耗也是難以承受的,可是楊麗萍做到了。

楊莉莉和陳愛蓮、楊麗萍一樣,都是舞蹈家,只不過,楊莉莉更是我身邊“看得見、摸得著”的舞蹈教育家。在我們這些門外漢看來,舞蹈就是蹦蹦跳跳、扭扭身子的表演,其實,舞蹈藝術是需要自我犧牲的。多年的舞蹈訓練,就需要付出常人難以想象的辛苦,甚至是傷痛。對于一個優秀的年輕舞蹈演員,還要面對更多的誘惑。

楊莉莉是心直口快之人,是非分明,高興與否,可以立即從她的臉上看出來,和她打交道,不用去猜測她的心思,只要看她的眼睛,就知道她的態度了。我說寫了一篇關于她的短文,她要不要先看看?她立刻說:“不用看了,我們是好朋友,我相信你,寫成怎樣都可以!”對人毫無戒心,是因為她也對人毫無惡意,單純得有些透明。也許因為她是舞者,又是舞蹈教育家,形體美和心靈美在她身上幾乎達到了一個完美的結合。

舞蹈是她的全部生活,她幾乎就是為舞蹈而生。她說:“我剛學舞蹈時,是改革開放初期,其實我身邊有很多的學習舞蹈的同學啊,他們最后也都放棄了舞蹈這塊,去做了他們認為那個年代他們該做的事,可是我呢,我從小生下來感覺就是為舞蹈而生的,我就是個舞癡,我就喜歡舞蹈,什么都誘惑不了我,就一根筋,就很執著,就一直做。近四十年來,我心里唯一的就是舞蹈、舞蹈。”

早在1993年南京電視臺播出了她的一個舞蹈專題片“尋找太陽的夢”,電視片里有楊莉莉艱苦的訓練、優美的表演,也有面對因為訓練造成傷痛時的流淚。對舞蹈的追求和辛勤付出,引起了國內外許多觀眾的反響,更有國內外的觀眾寫信給她表示愛慕。其中有一個代號叫“為太陽”的無名人士,被楊莉莉對藝術的執著追求所感動,從那時開始,每月給楊莉莉寄一百塊錢,楊莉莉沒有收,就把錢交給舞蹈團。

在塑造舞蹈美麗天使的背后,楊莉莉也做了很多其他的付出,甚至是常人難以承受的付出,或者常人難以理解的付出。比方說,因為舞蹈要經常訓練和經常演出,在征得家人支持的情況下,她一直沒有要小孩。

她說:“其實要是我有了孩子的話,孩子應該都大學畢業了。”說這話時的楊莉莉,語氣中完全顯露出了一個女人喜愛孩子的慈愛天性。她并不回避自己的態度,她說:“我的婆婆、我的老公的姐姐也是舞蹈演員。我們一家有三個人都是舞者,可是她們兩個都沒有像我有出色的表現,所以全家都很支持我,其實我也非常感謝我的家人能支持我。那個時候覺得可以暫時不要孩子,可是等我40歲的時候拿到國家一級演員再想要已經晚了。”她畢竟是女人,所以她當著我的面,勸她的年輕舞蹈老師:“我也勸路老師啊,早點要孩子,不能像我。我覺得孩子是最主要的。先把孩子生好了再去干事業,聽到沒有?”路老師笑著點點頭,她繼續說:“孩子很重要,但是像我的舞蹈學生,他們都對我挺好的,我把我的感情都給了我的學生,我想,等我老了他們應該也會都對我挺好的吧。”說這話時,楊莉莉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幸福的光澤。“其實我覺得,老師和家長一樣,就像家長對孩子付出了多少,他以后也會回報你多少。在他們身上多花心血,他們肯定也能以最優秀的成績回報于你。所以都是一樣的,付出就能得到回報。就是這樣。”

楊莉莉是一位成功的舞蹈家,更是一位讓人敬佩的舞蹈教育家。我最欣賞她和我說過的這一句話:“每當我在臺上看到我的學生眼睛里面的干凈美麗,我就感覺無比快樂。我希望我們的學生眼睛里面是真善美的感覺。因為他內心干凈他眼睛必定干凈。必定好看。所以說這個很關鍵,他們有干凈的眼神、好看的眼神那是做老師最快樂的事情。”

自從楊莉莉這句話留著我腦海里后,我就成為了事實上的楊莉莉的學生。因為我學到了提升欣賞舞蹈的知識:在觀看舞蹈節目時,除了欣賞舞者的舞姿外,更特別注意觀察舞者的眼神,并從舞者的眼神里,更多的去體會舞者通過形體所表達出來的內心世界。

原創舞蹈《承諾》獲國防科工委嘉獎

榮獲“江蘇文化名人”

指導學生上課

編創的舞蹈《春舞江南》獲全國第二屆大學生藝術展演一等獎

主持申報“南京剪紙傳承基地”獲批教育部首批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基地

帶領學生赴斯洛文尼亞交流訪問

作者:楊武

書畫;匯報
春華秋實——2020江蘇省書畫院年度寫生創作匯報展在省現代美術館開幕。
畫展;油畫
本次展覽以“百年夢圓”為主題,旨在倡導美術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使命擔當。
國畫;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蘇十佳優秀青年美術家作品展(國畫)”開幕。
久久久噜噜噜久久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