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主辦

謝汝平 | 風姿綽約蘆花白
2020年11月24日09:46
秋涼,葉落,歸雁齊鳴。驀然想起,家鄉的蘆花又開了,溝渠河岸邊那些隨風飄逸的蘆花猶如系著嶄新頭巾的少女,風姿綽約,讓人耳邊響起上古的詩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秋涼,葉落,歸雁齊鳴。驀然想起,家鄉的蘆花又開了,溝渠河岸邊那些隨風飄逸的蘆花猶如系著嶄新頭巾的少女,風姿綽約,讓人耳邊響起上古的詩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家鄉人們通俗地稱蘆花為毛櫻花,有時直接簡稱為毛花,給人一種毛絨絨的溫暖感覺,親切樸實而又貼切。蘆葦經過春夏秋三季的生長,到得秋末冬初之際,脫掉一聲碧綠的戎裝,頭上頂著飄逸如詩的蘆花,昭告人們冬天已經來臨。蘆花不是作為觀賞類花卉而盛開的,它甚至也不像是花,沒有嬌貴與馨香,有的則是漫天遍野一種恢宏的氣勢。在深秋天地山川黯淡的背景下,展示一種潔白與脫俗。

以前在家鄉,即將成熟的蘆花被勤勞的人們用剪刀剪下來,放在太陽下曬干,然后將花絮與莖一分為二,花絮用來做枕頭,柔軟舒適;而莖可以用來扎成掃帚,掃盡天下塵埃。蘆花由于具有很好的保暖性,人們在冬天用它來御寒。蘆花塞在鞋里,可以當成鞋墊,既保暖又吸汗,因為比較經濟,更換起來也不心疼,比布做的鞋墊更受歡迎。如果鋪在睡覺的席子下面,夜間涼氣也上不來,而且天然環保,不含化學成分,比起那些海綿、纖維毛氈之類好多了。

蘆花最大的用途是編織鞋子,麻繩作莖,然后把蘆花撕成一縷縷,用錘子把硬莖的根部砸軟,摻以布條,一根一根緊挨著編起來,最后再把麻繩的尾端打散,用來收口,最后縫上沿口布。這樣一雙暖和而漂亮的鞋子就做成了。這種鞋有個俗氣的名字叫做毛窩,后來由于底部防水性能不是太好,穿著穿著,鞋底就會進水,而且很容易磨破。于是人們加以改良。一塊鞋樣的木板,下面釘有兩齒,高約寸半,這樣防水防磨就沒有問題了。底子做好以后,再在木板邊緣均勻地鉆上孔,串以細麻繩,再用蘆花編織,稱為木屐。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人們穿不起皮鞋,因此木屐非常盛行,不僅農村人穿,城里人也很喜歡。木屐需求量很大,漸漸形成產業。在冬天來臨之際,鄉村里有很多專門制木屐的人家,男人負責將木板裁成鞋底,然后釘上齒,再鉆上孔;而女人則圍一件圍裙,坐在門當里,邊曬太陽,邊編木屐,一天下來,手快的可以編個幾十雙,然后拿到集市上去賣,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那時,家鄉幾乎每個人都有一雙木屐,我就是穿著木屐長大的,不管上學、走親戚還是去趕集,都穿著木屐,因為穿熟悉了,騰挪跳躍全都不受影響。伙伴們一路走來,發出噠噠噠的響聲,節奏感很強,響徹在鄉間的大路小徑,家前屋后,自有一番村調野韻。

書畫;匯報
春華秋實——2020江蘇省書畫院年度寫生創作匯報展在省現代美術館開幕。
畫展;油畫
本次展覽以“百年夢圓”為主題,旨在倡導美術家以高度的文化自覺和使命擔當。
國畫;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蘇十佳優秀青年美術家作品展(國畫)”開幕。
久久久噜噜噜久久熟女